全聚德6年净利原地踏步 鸭哥科技仅一年就夭折头条

AI财经社 / 刘碎平 / 2018-08-25
154岁的“鸭子”,已经有点走不动了。

154岁的“鸭子”,已经有点走不动了。

8月20日晚,拥有154年历史的全聚德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。报告显示,全聚德上半年营收为8.76亿元,同比仅增长1.43%;净利润为7779.24万元,仅比上年同期增加1.29%。

事实上,2012年至今,全聚德业绩已经连续6年停滞不前。

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

2007年上市后,全聚德也度过几年高光时刻,2007年至2012年,全聚德一路高歌猛进,营收从2007年的9.17亿元,增至2012年的19.44亿元。不过,就在外界以为这只百岁老鸭依旧具有战斗力时,全聚德则开始进入瓶颈期。

这种状况,在股市上也有直接的反应。尽管受业绩利好消息影响,全聚德今日报收13.12元,较前一交易日微涨,但比起其上市后不久达到的高值78.56元相比,此时全聚德股价已经跌去83%。

16家子公司亏损

连续6年增长疲乏的全聚德,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。

全聚德8月20日晚发布的半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,公司新开直营企业2家,新开特许加盟店3家。截至2018年6月30日,公司已开业的成员企业(门店)共计119家。

尽管店铺布局海内外,但是业绩并不尽如人意。从合并利润表中看,2012年-2017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9.44亿、19.02亿、18.46亿、18.53亿、18.47亿、18.6亿;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1.66亿、1.22亿、1.38亿、1.43亿、1.50亿、1.36亿。

从以上数据可以明显看出,2012年至2017年6年时间,全聚德营收和净利润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。不过,全聚德也经历过上市以来的辉煌时刻。2007年至2012年,全聚德一路高歌猛进,营收从2007年的9.17亿元,增至2012年的19.44亿元。

业绩开始原地踏步后,全聚德想要实现投资者期待的20亿营收的大关,也成为难以触及的目标。全聚德集团董事长邢颖甚至对媒体表示,“20亿是董事会和经营层这几年心中的一个梦想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在半年报显示的对全聚德净利润影响达 10%以上的34家子公司中,有16家子公司为亏损状态。其中,全聚德沈阳店亏损最高,达252万元。

而全聚德在京外的店铺,也有“水土不服”的风险。有消费者直指,外地的全聚德口味并不能每次都让人满意。在京外全聚德饱受争议的同时,另一个不争的事实则是,全聚德绝大部分的营收仍来自北京地区。

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

资本永远是嗅觉最灵敏的。2014年7月,全聚德引进外资,IDG资本旗下IDG中国股票基金投资全聚德约2.5亿元,占股5.78%。好景不长,2018年2月1日,全聚德收到了IDG资本的《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》,称计划在公告披露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、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方式减持所持全聚德所有股份。

不过,IDG 资本并没有照做。全聚德8月8日公告显示,IDG 资本减持计划期限已经届满,并称于 2018 年 8 月 7 日,收到 IDG 资本出具的《关于减持计划届满实施情况的告知函》,本次减持计划实施期间 IDG 资本共减持公司股份 73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 0.24%。本次减持计划期限届满后,IDG 资本持有公司股份 1736.98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 5.63%。公告还表示,减持计划实施完毕后,IDG 资本仍是公司持股 5%以上的股东。 

外卖收购均夭折

全聚德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同治三年,即1864年。1864年,机缘巧合下,杨全仁盘下来一家名为“德聚全”干果铺,这家铺子因经营不善,难以为继。在风水先生建议下,杨全仁将“德聚全”改名为“全聚德”,意思是“以德聚全,以德取财”。

很长时间以来,全聚德与北京烤鸭就像一张扑克的正反面,总是捆绑在一起。说起北京烤鸭,必然会想起全聚德,全聚德与北京烤鸭也一道成为北京的名片。

在业绩低迷面前,全聚德也在积极寻求新的增长点。

2016年4月,全聚德注资1500万占股55%,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、北京那只达客信息科技研究中心(有限合伙)共同出资设立“鸭哥科技”公司,负责全聚德的互联网化运营。全聚德外卖、全聚德电商在全聚德小鸭哥微信公号、百度外卖上线。

不过,这次“传统+互联网”的结合物——鸭哥科技,仅仅一年后就夭折。

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

全聚德2016年年报显示,鸭哥科技2016年亏损1344万;2017年半年报显示,鸭哥科技当期净亏损243万,营业收入36万,同时披露鉴于一年多运营未能达到经营预期,鸭哥科技已停业。

全聚德饱受诟病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价格过高,离普通消费者太远。AI财经社在美团外卖上发现,全聚德的菜品价格偏高。整只烤鸭250元左右,半只130元左右,其他普通单个菜品40-60元左右。

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,全聚德不适合做外卖,外卖主要给常驻人口和年轻人,但全聚德烤鸭多为宴客或游客堂食,二者交集较少,而且老字号的受众年龄偏高,也不是外卖的主流群体。

尽管首次转型以失败告终,但全聚德没有放弃。2017年3月,全聚德计划收购 “汤城小厨”,这是一家主打粤菜的休闲餐饮品牌,这对以烤鸭为主打产品的全聚德,在价格、菜品、消费人群上都有互补作用。

仅过去5个月,消息传来,全聚德宣布终止收购,称由于交易的复杂性以及推进的不确定性,无法按时完成交易。

几次转型,均以失败告终,自然会招致外界的批评。不过,全聚德集团董事长邢颖也感到委屈,他认为,市场还是以结果论英雄。在接受采访时,邢颖表示,其实在已披露的汤城小厨之外,全聚德还做过不少探索,今后也不会放弃这条路。

本文来源:AI财经社,由餐饮界(微信ID:canyinj)整编报道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1.餐饮界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餐饮界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餐饮界www.canyinj.com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餐饮界或将追究责任;3.投稿请加小编微信wuya0990或QQ1499596415,投稿内容可能会经餐饮界编辑修改或补充。4.餐饮界提供的资料供用户免费查阅,但我们无法确保信息的完整性、即时性和有效性,由网站资料在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延误、不准确、错误和遗漏等问题,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
扫码关注餐饮界微信号


1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