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、咖不分家!喜茶与星巴克的成功有何共性?|餐见头条

出处:餐饮界  作者:饮Sir  2020-06-06
同属饮品品类,“茶”、“咖”本就不分家。

去星巴克喝“茶”,去喜茶与奈雪的茶买“咖啡”,没错,这个世界就是这么“玄妙”!
去年,星巴克连推8款茶饮新品;喜茶与奈雪的茶相继上线咖啡饮品。
咖啡头部品牌对茶饮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,茶饮头部品牌想要分食咖啡市场,茶饮与咖啡就这样被自然融合在一个消费空间里。
同属饮品品类,“茶”、“咖”本就不分家。
去研究咖啡品牌与茶饮品牌的发展轨迹,还会发现,产品之余,它们在经营逻辑方面也在相互靠拢,彼此成就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▲Jimjirong摄



大众品类做小众质感,用“咖啡思维”做茶饮体验
在新茶饮行业兴起初期,流行起一种场景概念叫“类咖啡厅”,就是将咖啡厅的场景理念引入进茶饮运营之中,以此强调茶饮店的场景变革。
上世纪的90年代,星巴克率先提出第三空间概念。此时的星巴克董事长霍华德.舒尔茨称星巴克“不是一家简单的咖啡馆,而是通过咖啡这种社会黏合剂,为人们提供聚会场所的第三空间。”
在星巴克的第三空间概念中,咖啡从单纯的“功能产品”上升至更为一种“社交产品”。为了突出社交体验,星巴克的场景调性是随目标受众的变化而变化的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Robin摄
开在天津奥城广场的星巴克门店,是一个被大型社区环绕的门店,星巴克将这家门店定义为城市里的“第二客厅”,落地玻璃透着暖黄的灯光,天然木纹的吧台桌椅突出的是“家庭氛围”。这家门店的场景空间看起来时尚大气,却又不失“邻里间”的温情。
将饮品打造成社交产品,围绕“社交”意义打造空间体验,也是各大茶饮头部品牌正在做的事情。




继星巴克这样的咖啡店后,喜茶、奈雪的茶、茶颜悦色等茶饮店也成为约会、议事,甚至人们办公、写作业的社交场所。年轻人们热衷于在这样的空间里体验质感生活。
咖啡厅的“体验思维”告诉茶饮品牌,消费者消费的是咖啡吗?不仅仅是。消费者消费的还有通过“小众质感”表达质感生活态度的体验空间,以及代表着一定消费品味的品牌输出。
时至今日,茶饮头部品牌引领的场景升级风依然在继续。



传统品类看数智变革,用“新茶饮思维”做创新
2018年喜茶GO小程序上线时,喜茶CTO陈霈霖表示:“希望借助小程序来消灭排队。”
喜茶GO小程序的作用不只用来排队。除了自提外,喜茶GO小程序在上线不久便增加了外卖页面,外卖由顺丰骑手配送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▲喜茶GO截图
随后,喜茶又开出“喜茶GO”智慧门店,该门店不接受面对面点单。从功能上来说,这是一家无现金交易的智慧自提与外卖专门店。
根据喜茶方面提供的数据,截至今年5月,喜茶GO小程序用户已超2600万,复购率超过3倍增长,除外卖外,门店也有超过80%的订单来自小程序。
喜茶率先掀起了一股数字化升级风潮,新茶饮赛道上的数字化升级愈演愈烈。
反观星巴克,却一度被消费者认为是坚守线下“第三空间”的“老顽固”。
事实上,星巴克不是一名“老顽固”,相反,它的数字化历程还领先于喜茶、瑞幸等品牌。早在2009年,星巴克就在北美推出了第一款APP;2014年,星巴克在美国已经实现手机下单,当面取餐的服务。
但是,星巴克曾经的数字化升级有一个前缀——“全球”,彼时的星巴克全球数字化升级战略并未深入中国市场调查,与中国的餐饮市场导向与支付条件严重脱钩。当时,星巴克的APP更专注服务的是现有业态与原有顾客群体,对利润增长与用户增量并未有多大贡献。
这就意味着,当喜茶、瑞幸乘着中国互联科技高速发展的东风,开拓着新战场,既提升原有用户体验又做用户增量的时候,星巴克“落后”了。
2018财年第三季度,星巴克中国出现9年来的首次同店销量与营业利润率下跌。
2018年,也成为星巴克数字化布局的重大转折点。
▲图源网络公开资料截图
2018年,星巴克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,全面打通会员体系;与饿了么合作推出“专星送”,创建外卖体系;2019年7月,与喜茶智慧门店与瑞幸自提店“异曲同工”的啡快概念店正式亮相;2019年10月,与盒马合作的“外送星厨”上线;今年5月,星巴克专星送小程序小程序正式上线……
在一系列的战略调整后,星巴克的“第四空间”消费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星巴克业绩的持续下滑。
星巴克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星巴克当季净利润达66.3亿美元,同比增长9%;日前,星巴克CEO Kevin Johnson在写给美国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透露,星巴克中国区业务,同店销售已恢复到前一年的80%左右的水平。
受中国市场启发,星巴克相继在其他国家地区推出“专星送”服务与“啡快”概念店。
星巴克针对中国市场的数字化创新总体领先于其他国家。
各大茶饮品牌与星巴克一起警示我们,关于品牌数字化需要注意以下几件事情:
1、品牌营销在经营存量的同时,还需要寻找增量;
2、数字化创新是一个紧跟互联环境变化的持续行为;
3、门店体验与场景拓展并不冲突,外卖不代表“降格”;
4、做数字创新的本质是增收、提效;脱离本质的数字升级是“伪升级”。


它们都有“网红特质”,内炼产品,外修品牌
喜茶、奈雪的茶等茶饮头部品牌的互联网引流打法,让整个新茶饮品类都有了“网红气质”。
喜茶近两年热衷于各种跨界联名,美妆界有科颜氏、巴黎欧莱雅、玛丽黛佳、倩碧、百雀羚、Fenty Beauty等,服饰界有太平鸟、AAPE等,还有徐福记、好利来、益力多、杜蕾斯……擅长营销的喜茶在跨界的路上玩得不亦乐乎。
说起跨界营销,星巴克也是“一把好手”,甚至比起喜茶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仅仅是星巴克的杯子,都不知道跨界联名过多少品牌、名人,且出手必“大牌”。每次粉丝对各种联名杯的抢购还总能引发一波报道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图源网络,仅学习勿商用
在营销方面,各大饮品品牌似是达成了“一致意见”,重视营销,且玩转花样营销。内炼产品,外修品牌,包括跨界营销在内的“花样”营销正在帮助品牌做四件事情:
1、增加品牌曝光度,及时激活消费记忆;
2、共享用户与渠道,寻找增量;
3、挖掘产品的趣味性,引导消费;
4、加强品牌与用户的互动,提升用户黏性。
茶饮店不再仅仅专注于售卖“产品”,咖啡厅也不再仅仅注重打造空间环境;
做咖啡的不只做咖啡,卖茶饮的也不只卖茶饮,它们不约而同地为门店加入甜品、冰淇淋等产品,共同支撑起一个稳定的产品架构;
无论是茶饮还是咖啡,如今的核心都不再只有产品,而是以产品为中心的品牌魅力的集中展现。
作为两大全球性的两大主流饮品,茶饮与咖啡的消费人群正在相互融合,市场目标也趋于一致,这注定了茶饮与咖啡行业经营逻辑的相互靠拢。未来的饮品行业,是在“咖啡思维”与“茶饮思维”的相互交融中,在“质感场景+核心产品”、“多元渠道+数智化服务”的新型模式下,迎来行业的“终极竞争”。


欢迎在评论区写留言,与我们互动讨论!
本文作者饮Sir,由餐饮界原创首发,转载请注明来源餐饮界(canyinj.com )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!

免责声明:1.餐饮界遵循行业规范,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餐饮界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餐饮界www.canyinj.com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餐饮界或将追究责任;3.投稿请加小编微信wuya0990或QQ1499596415。4.餐饮界提供的资料部分来源网络,仅供用户免费查阅,但我们无法确保信息的完整性、即时性和有效性,若网站在使用过程中产生的侵权、延误、不准确、错误和遗漏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处理,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
扫码关注餐饮界微信号



1
3